孩子老师以教育局通知的方式组织家长公益捐款

作者:港澳台招生

问题描述:

本报榆林讯 小学组织学生为雅安地震捐款,孩子们所捐钱数多少不一,但都为献出一片爱心。近日有微博曝光称,佳县南关小学一名学生因捐出1块钱受到老师讥讽和体罚。昨日,佳县教育局负责人表示,学生遭到体罚与捐款无关。老师教育方法不当,已对其通报批评。

摘要:新华网广州8月22日电(新华视点记者张紫赟、刘宏宇)日前,广东东莞大朗镇一份摊派教育募捐参考标准被曝光正科6000,副科5000,正股(副股)3000,其他公务员、在编合同制人员、合同制人员2000。这一事件引发社会对行政逼捐乱象的热议。...

孩子老师以教育局通知的方式组织家长公益捐款,实在不想捐该怎么办?

微博

  新华网广州8月22日电(“新华视点”记者张紫赟、刘宏宇)日前,广东东莞大朗镇一份“摊派教育募捐参考标准”被曝光——“正科6000,副科5000,正股(副股)3000,其他公务员、在编合同制人员、合同制人员2000”。这一事件引发社会对“行政逼捐”乱象的热议。

问题回答:

嫌学生捐款太少老师先讽刺再体罚

  不仅“逼捐”,还强制安排捐多少。这种变了味儿的捐款并非孤例。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等专家呼吁:尽快完善相关立法,叫停“行政命令式募捐”,莫让权力绑架公益。

回答:捐款存在自愿。也要看看捐款的目的是什么。在校捐款我其实不太同意的,尤其是小学生,他们不懂所谓的捐款有何意义,我们可以解散跟他们听,但是分辩能力他们是有限的。他们只要看到有一个人捐,就会跟到捐。

“佳县南关小学一名六年级学生,因给地震灾区只捐了1元钱,不仅受到班主任在全班同学面前的嘲讽,还被罚打手……”近几天,这条微博在网络上被不断转载。该消息称,5月7日下午,这名学生为雅安灾区捐款1元钱,遭到班主任符老师在全班同学面前嘲笑,后来以作业没做好为由,体罚学生自打手100下。

  日前,东莞大朗镇的多位公务员曝光了该镇“摊派教育募捐参考标准”:“正科6000,副科5000,正股(副股)3000,其他公务员、在编合同制人员、合同制人员2000,合同制以下人员自愿。”

回答:了解捐款的目的,和对孩子参与公益捐款的教育意义。有舍才有得,生活中要学会舍弃,如果家长在孩子面前反对公益捐助,会令孩子产生逆反心理。容易让孩子倾向自利,不知利他。

昨日,记者来到佳县南关小学。5月6日,南关小学发起募捐活动,小学生们将自己的零花钱投入募捐箱,为四川雅安地震灾区捐款。受访的一些小学生中,个别孩子称听说有老师因捐款少体罚学生的事。一位四年级学生告诉记者,捐款活动他也捐了1元钱,很多同学都差不多,老师没批评过他。

  公众质疑,“非合同制人员自愿”,说明合同制以上人员为“非自愿”。

量力而行,捐多了不想捐就少捐点吧

佳县教育局相关负责人称,经县纪检委、县组织部和教育局组成调查组对事件进行调查落实,确认网络消息与事实有所不符。

  大朗镇方面回应,此次募捐主要是用于该镇自8月8日起成立的教育发展资金,资金的主要募捐对象为镇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社区(村)、外出干部、企业家,以及广大人民群众,遵循自主自愿原则。

回答:首先我们需要明确以下几个事情:

  校长

  据了解,大朗镇教育发展资金的发起人为镇教育局。为此,大朗镇专门成立了教育募捐活动监督组,并制定了《大朗镇教资基金管理办法》,还向社会公布了接受募捐的银行账户名:“东莞市财政局大朗分局”。

1.教育局通知的真实性与合理性。真实性考量,一般情况下,老师是不会谎报上级通知的,即使有,这种可能性也很小,但是可能存在这类捐款本来是没有要求家长参与,老师私下的行为。合理性探究,能够以教育局发通知的形式来进行公益捐款,有两种可能性:一是形式主义的公益捐款,同时培养孩子的公益心;二是为教育系统的教职员工或学生发起的筹款,一般是重大意外或者疾病。

老师确有不满但体罚与此事无关

  厦门大学公共事务学院教授张光认为,且不说“参照标准”有变相强制捐款的嫌疑,仅这种行政募捐方式,就是一种明显的政府越位行为。我国《公益事业捐赠法》第四条规定:“捐赠应当是自愿和无偿的,禁止强行摊派或者变相摊派。”可现实中,政府经常凭借行政权力、使用强制手段主导开展面向全社会的慈善募捐。

2.捐款的目的。是否为公益性质,有没有明确受助者,有受助者的话家里是否真的困难。还有就是捐款的去向你清楚吗?

南关小学校长常靖普说,当天举办爱心募捐,老师们鼓励学生只要献出爱心就行,活动共捐得款项7600余元。六年级班主任符老师也在班内鼓励学生捐款,多少不限,只是在捐款活动后,符老师无意中听到,班里学生魏某的爸爸得知妻子给孩子20元钱捐款,便告诉孩子捐1元就可以了,剩下的自己花。符老师知道后很不赞同这种做法。魏某的爸爸是一名镇政府干部,于是符老师在班上面对全体同学说,农村娃还捐10元、5元,可是部分干部子弟竟然捐1元……这话很快传到家长[微博]耳朵里,双方产生了矛盾。

  某网站近日发起一项关于“政府向公务员变相强制捐款,你咋看”的网络调查,共2858人参与,调查结果显示:82.75%的网民认为“不妥,公务员也要生活,还是应该自愿”。

3.公益的捐款也是发自内心的自愿行为,实在不想捐的话,也别为难自己,否则钱也捐了,也没有起到教育孩子的意义。

5月7日,班上进行词语考查,有几名学生词语考查不过关,其中就有学生魏某。“老师要求不过关的学生,惩罚自己。该生拿起教棍打手心,不超过50下,此事与募捐活动无关。”常靖普解释说。尽管校方坚持两者无联系的说法,然而学生家长认为是有针对性地体罚孩子。校方介绍,符老师长期担任班主任,是学校教学骨干,班级风貌和学生成绩都在前列。

  “每年都得捐,不捐就遭或明或暗的批评和谴责”,很多公务员吐槽。水利系统的工作人员易伟入职两年,每年都被要求对两个固定项目捐款,一个是“向实行计划生育的贫困母亲献爱心”捐款,另一个是为定向帮扶的贫困县进行捐款。

因此,考虑到上诉情况之后,还是不想捐的话,最好的选择是不要捐。

记者昨日从佳县教育局获悉,就符老师变相体罚学生的行为,教育局已在全县教育系统进行了通报批评。目前当事老师已作出书面检查,并向学生公开道歉。

  易伟说: “说起来是自愿捐款,捐多捐少都可以,但实则不然。而且‘不能捐得比领导多’是个‘潜规则’,比如大领导捐300元,那么部门主任就会捐200元,科室主任就只捐100元,到了我们普通员工,一般就只能捐50元。”

回答:只能量力而行。要了解公益捐款的去向,若确实属于公益事业,应教育孩子积极参与,这是培养孩子爱心的绝好机会。

>>编后

  “行政逼捐”花样繁多。“教育资金募捐、乡镇道路改善募捐、治水工程资金募捐等等,也不说你同不同意,上级部门就强行从工资中扣除。”一位公务员告诉记者。“每年单位都会有固定捐款项目,名义自愿,其实不捐根本不行。”在北京某国企工作的陈雨说。

若是老师个人为沽名钓誉而迎合领导意愿的捐款,可以不捐,这样的捐款毫无意义,只是为老师个人买来了荣誉。作家长的可以亳不犹豫的拒绝之。

老师和家长都做错了

  北京大学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主任金锦萍认为,政府依赖公共财政提供公共服务,没有理由再以募捐为由头获取社会资源。“募捐”应该是为不可预料的、意外的、短期的项目或突发事件而展开的筹款。

回答:老师是在执行教育局的命令,这是老师的工作之一,不是老师的个人行为,捐款历来是自愿原则,捐与不捐都跟老师没有多大关系,顶多领导说他工作不力,所以你不想捐就不要勉强自己,老师也不会对你家孩子另眼相看。

不久前,西安一所小学在号召学生为灾区捐款时,专门写信给每个孩子及家长,请他们对捐款量力而行,强调献爱心的同时更是为了让孩子懂得人与人之间应有的关爱,学校此举得到家长的认可。但在佳县,同样是组织小学生献爱心的活动,却引发了一场风波。

  “政府发动募捐,企业及个人能拒绝吗?”金锦萍分析说,募捐本该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善意行为,捐不捐、捐多少都应该是自愿行为,这种行政权力绑架之下的募捐带有很强的强制性色彩,长此以往,有可能打击普通公民捐款的积极性,并且挤占民间募捐资源。

教育专家、榆林学院[微博]社科系教授付选刚认为,小学生尚未独立,很多行为不能自主,但爱心捐赠行为能培养孩子的品质素养,家长应更多尊重孩子的意见,尽量不要插手。班主任老师作为教育工作者,应该认识到,捐款多少并不代表什么,重要的是孩子的爱心行为得到实现,这其实是一堂特殊的教育课。“人类在灾难面前相互扶持,相互支援,这种大爱是我们永远的追求。捐赠活动的目的就是让孩子从中学会关爱他人,不计较眼前得失。爱心捐款活动本来能起到很好的教育示范意义,然而粗心的家长、冲动的老师,前后都没有做到位,只会给孩子幼小心灵中留下茫然和遗憾。”

  --压力之下,“逼捐”扭曲慈善本意。“这种来自上级有形或无形的压力,使大家心存不满。”陈雨说。

  记者从湖北随县教育局网站查找到一份《2014年“爱心助学”活动实施方案》,称该县2014年将筹措不低于50万元的资金,具体方法有开展结对帮扶活动,组织教育系统干部进行一次募捐活动等。这项强制募捐引发了不少基层教师反感。

  该县一位教师公开称:“该县教师收入不高,实际到账月工资只有2000元左右甚至更少。自愿捐款收效甚微,有的学校干脆搞起党员干部带头捐100元、普通教师捐50元的变相摊派,甚至要求学校雇请的临时工也参与其中。”

  --“最大的危害是对整个公益机制的破坏。”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贾西津认为,目前,社会管理方面处理公共事务有两套系统,一个是政府依赖“税收”机制去获得处理事务的经费,一个是社会自愿捐赠的公益机制。“行政募捐是用‘税收’机制做公益,这种政府干预公益的思路与做法一旦形成惯性,将影响公益事业的独立性,很可能使其沦为一些地方政府的“第二税收”。”

  --自收自支谁来监管?大朗镇强捐事件中,镇政府方面回应称募集资金进入专用账户,坚持收支两条线的财务管理制度,将用于校舍建设、设备购买等方面。但仍然被公众质疑“自收自支”的合理性。

  “每次捐款后只能看见捐款明细公示,却从未看见资金使用公示,钱去哪儿了?”易伟说,目前,社会上存在的一些行政命令式募捐,基本看不见捐赠资金使用去向的公开,资金使用的安全与效率令人担忧,

  --“权力滥用”让“权钱交易”更具隐蔽性。从事房地产开发多年的老吕告诉记者,在行政命令下组织的各类募捐活动,不仅面向机关工作人员,还面向所在地区企业。于是,捐款多的,就成为地方政府眼里的“好孩子”,能从后期享受“奖励政策”的回馈。而捐款少、不捐款的企业,便总是会被设置各种“潜在障碍”。这种行为看起来像是做公益,其实一定程度上是更具隐蔽性的“权钱交易”。

  专家们呼吁禁止一切以慈善为名义的摊派,还慈善本来面目。马怀德说,随着国家现代化治理步伐的加快,要厘清政府和慈善之间的关系,让政府的归政府、民间的归民间。“政府要管的是公共财政,对于这种慈善捐赠,应该由相对独立的第三方承担,政府应该起到监督作用。”

  “目前,社会上对于行政募捐并没有清楚的认识,甚至不觉得捐款给政府有何不妥。正因为此,越来越多的部门机构开始设立各种资金,接受社会捐赠。必须尽快纠正一些政府部门及公众的这种认知误区,因为政府不能作为日常捐赠的接受主体。”贾西津认为政府应该转变职能,将慈善募捐这种社会事务交还社会组织。

  “目前,《公益事业捐赠法》并未明确规定募捐发起人的资格、条件,以及捐助人和受助人各自的法律地位及权利义务。由于缺少具体明确规定,无法对行政命令式募捐等乱象进行有效规范和监督。”金锦萍建议,尽快从全国层面立法规范募捐行为。“如果专门立法尚不成熟,建议在目前正在起草的《慈善事业法》中单设一章规范募捐行为,首要明确政府不应成为募捐主体。”

  此外,金锦萍还提出,对于有关单位假借各种名义开展的“强捐”,要进行问责。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本文由管家婆一句话赢大钱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