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部分违规学校退还补课费,大纲课变身收

作者:学历查询

昨日,田家炳中学东校区的一名学生告诉记者,学校正在清退寒假补课所收的费用。

图片 1

作文课被取消,改为收费辅导班;英语音标将不再单独开课,转为校外补课;拼音教学一带而过,如需辅导要报专门的补课班……以上课时均按小时收费,补课老师大都为本校任教教师。

记者调查中了解到,参加校外补课,一名学生家长一学期需要承担两三千元的补课费!“这样下去,不仅大大加重学生家长的负担,学校的教学质量也会受影响,同时也会造成教师的堕落。”一位教育专家如是分析说,这种校外补课现象应引起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8月17日下午,长沙某中学门口,背着书包的学生从校园内走出。 (非正常拍摄)

随后本报记者试图采访双榆树中心小学校方,但一位女老师以校长未在学校为由拒绝接受采访。

《补课未收费-校方撒谎被揭穿》后续之四

  在采访中,所有补课学生都表示补课确实都是要收费的,而在培训机构补课的学生费用更是高达数百元一门。天心区一中初三的学生告诉记者,他们到競才补课需要交纳540元一门。如果按这位学生所说,一个人一门功课就要交500多元,可以想象,一个班一个学期的补课费是一笔不小的数字。那么,这些钱真的全部交给了培训机构吗?面对记者的提问,培训机构负责人和学校老师都选择了避而不谈。

2月23日下午,记者来到双榆树中心小学,调查发现该校三、四年级今年开设了“阳光喔”作文辅导班,学校很多学生都参加了这个班。

一些学校的老师不乐意学校组织补课,而愿意让学生到民办机构补课,因为在民办机构所拿的授课费远远高于学校的课时补贴,并且还提供中介费。更有一些老师为了让更多的学生去民办机构培训,往往在学校正常的课堂里只讲些普通的知识,而把课堂的精华部分留到民办培训机构的课堂上讲。“一个老师通过这种方式一年可赚五六万元。”某民办培训中心一老师透露。

  不菲的补课费到底流入了谁的口袋

“义务教育阶段是免费教育,作文课是写入教育大纲的,将大纲确定的课内内容变成收费性质的课外辅导班,这一做法肯定是违规的。”知名教育学者、《高考(微博)之痛》一书作者郑超表示,当前课外辅导班盛行,虽然社会为争取优质教育资源而被迫接受了这一无奈现实,但将本属于义务教育课程的作文课变相收费,令人相当寒心。

●培萃中学规定每个学生交1960元补半个月,到竞才修业培训学校补课。

  顶风补课——“绝对不会纵容”

关女士说,像13中分校初三年级共有8个班,每个班40多人,每学期算下来,每个班收取的费用就有四五万元,全年级补课收费总额三四十万元,这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基本上成老师的加班费了。

此外,还有中南大学铁道子校、湘府中学等多所学校停止补课并退费。

  “学校的班主任怎么跑到你们民办培训机构来了?”记者不解地问。

学生家长乐先生多次向朝阳区教委反映位于朝阳区的第17中学分校违规收取补课费的问题,但得到的回馈令他失望,违规补课至今也未被纠正。

违规补课的部分学校

  多姿多彩的暑假生活快要结束了,但很多中学生的暑假生活却过得既不轻松也不快乐。因为他们必须顶着高温,坐到教室里去补课。8月初,本报陆续接到多所学校的学生及家长的投诉,反映教育部“严禁中小学校利用节假日组织学生集体补课”的禁令形同虚设,许多学校暑假照样补课。对此,记者展开了调查。

对于社会反映强烈的学生补课“被自愿”、补课效果难以评价等问题,这位负责人表示,教育主管部门也出台了一些管理制度,但当前还处于观察阶段,想一蹴而就地解决,似乎不太现实。

记者联系了田家炳中学东校区邓副校长。她告诉记者,自1月30日开始,陆续在向家长退还这笔钱,目前大部分已退到位,只有30多名学生家长没有领到,主要原因是一些家长联系不上。学校认为初三年级补课收费是错误的,所以下决心要退给学生家长这笔钱。

  公办老师到民办机构捞“外快”

早在2000年初,教育部便颁布了“禁补令”,严禁中小学校利用节假日组织学生集体补课,对于有偿补课更是明确杜绝。不过,“禁补令”下达12年来,有偿补课现象未见好转反而炽热。社会在问:谁应该为此负责?

民办教育机构提供中介费

  部门回应

根据这位家长提供的电话,记者3月23日上午致电17中分校某班孙老师。孙老师表示,周六补课是事实,但补课主体并非学校,而是培训机构“科华学校”。记者追问为何补课的老师却是本校老师,孙称,本校老师跟“科华学校”签了聘用合同。孙老师还特别强调,补课都是学生自愿的。

警惕

  对此该校的一名负责人表示:“确实有初三、高三两个年级的学生在补课,补半个月是为了赶进度。”

专家:责任还是在监管

本报近期关于长沙市部分学校违规补课的连续报道,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教育行政部门强力介入调查,一些学校相继停止补课,并积极退还补课费。

  补课学校穿上培训机构“马甲”

前述不愿具名的家长认为,校内的补课本来是课堂上的内容,不应该作为补课存在,即使补课,也应该是免费的。

●周南中学北校区补课7天,这个学期已经收了三次补课费。

  然而对于各中学与培训机构的“变相补课”,工作人员表示暂时很难规范。“只能规范公办老师不能去补课,但其他的我们就没办法管。劳动部门审批的培训学校,我们不好规定。”(记者 罗旭 实习生 蒋波 郑欢玲 皮艺)

北京第13中学分校初三某班学生家长关女士向记者透露,今年寒假时,学校本来已经收取了900元补课费,但由于有家长向教育主管部门举报,补课一度暂停。不过,就在新学期开学前几天,学校还是偷偷地进行了补课。“可能学校担心,如果不补,此前收上去的钱就得退给家长,所以冒着风险偷偷地补。”

●长沙市七中高二年级上个学期周末加上寒假补课总共交了两千多块钱的补课费。

  “民办机构哪里有老师?不都是名校请的,都是在职的。学校里面给老师的补贴都普遍不高,而在外面补课会多好多。”该工作人员透露,民办培训机构的高收入吸引了不少公办学校教师违规前往民办培训机构教书。“相比任课老师单纯上课赚‘外快’,班主任则轻松得多,他可以通过推荐学生的方式,获得一定的回扣。”该工作人员称。

记者查询得知,“科华学校”全名为北京市第17中学科华文化培训学校。该校网站显示,“科华学校”于1996年注册成立,法定代表人为文立华,主要经营短期教育培训,注册员工人数为20人,注册资本20万元人民币。

●部分学校暂时停课,打算春节后继续补课

  同样的情况出现在长沙市第21中学。8月18日上午10时,楼道的温度已逼近40多度。教学楼里,两个年级的学生正在上课。每间教室内仅有4台吊扇在工作,炎热的天气里,部分学生显然“不在状态”。 “本来说是交作业,结果临时通知变成补课了。要补到28日,一共15天,今天是第五天了。”学生们说。

本报记者 陈锋 王晓慧 北京报道

●长沙外国语学校一高三学生反映,该校寒假要补四个星期课,学校向每位学生收560元补课费,没有发票。上个学期,差不多一个半月要交一次钱,放假前还收了400多元。

  “競才”的工作人员坦言,与在学校内部补课相比,更多的学校会选择与民办培训机构合作。因为既不用承担收费的风险,同时也提高了成绩。”

老师:学生补课属自愿

但是,本报热线96333接到的寒假收费补课投诉依然不断。家长反映明德中学新校区的初三学生寒假在湘春路上一所职业学校收费补课,已于2月2日下午停止,但学校称过完春节后会再补。

  8月17日16时30分,长沙市周南中学北校区大门紧闭,非常安静,外面看起来就是一个已经放假的校园。保安紧紧地盯着每一个进校的人。“可以进去看看吗?”“你是本校的学生吗?”“不是。”“不能进去,除非有证件。”记者想进校园,却被拒绝了。保安透露,这是因为该校对假期补课学生实行全封闭式管理。

郭涛的家长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学校并没有向家长通报这个作文辅导班的名称,只是介绍此辅导班将代替作文课。“学校这样一说,哪个家长敢不报?不报孩子就没作文课上了!”而报班的代价是,每学期缴纳1200多元的辅导费。

明明投诉学校成建制补课,但记者在校园调查时却看不到学生补课。这是怎么回事呢?据了解,这是部分民办培训机构与学校“合作办学”所致,民办培训机构为学校提供场地或租借场地,学校以民办培训机构的名义收费补课,寒假上课的老师多为学生在校上课时的任课老师。

  既然如此,为何学校还要顶风补课呢?有学校负责人透露,这是因为学校担负着较重的升学压力。 “优质生源太少了,竞争太激烈了,一届没考好学生就不来了。”长沙市第21中学负责人表示,部分学生和家长也迫于升学压力,要求学校给学生补课。

记者登录北京市企业信用网查询,未能得到有关“科华文化培训学校”的信息。而以法定代表人“文立华”查询,得到一个名为“北京市通立惠实业公司”的全民所有制企业信息,注册地址为朝阳区高碑店村17中,1999年被注销。记者致电科华学校,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无法获知这个名称前面挂有“第17中学”的教育机构与第17中学的关系。

麓山国际实验学校、天心一中也有类似情况。本报报道后已停止补课,但没有退费,打算春节后继续补课。

  乱象

本报记者3月23日致电北京市教委监察室,相关负责人表示,中小学变相违规补课目前采取的是属地管理,他们接到信访举报之后,一般和区县教委沟通,由属地管理,区县也设有治理乱收费办公室。“近两年没有查处的案例,但我们接到过一些举报。”

一些学校停课但尚未退费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记者调查发现,虽然北京市教委等部门下发“禁补令”,严禁公办中小学利用节假日组织学生补课收费,但如过去一样,这样的禁令如同摆设。

●长铁一中高三每个周末都补课,每个月交130元补课费。元旦补课两天收费170元。寒假补课14天,交250元。

  为钻相关禁令的漏洞,许多培训机构成了许多学校补课的“马甲”。

分享到:

初三年级寒假是否应该补课?老师、学生及其家长的观点存在分歧。该校初三年级一老师说,补课完全是一片好心。有些学生及家长明确反对补课,也有家长认为寒假时间太长,学校还是应该为学生补课。一位在三湘市场开店的家长告诉记者,寒假里自己没时间在家管孩子,把孩子放在学校会更好。相关教育专家认为,假期是否要补课、采取什么办法补,值得教育部门认真探讨。

  追问

“责任还是在监管。择校费、必修课变成课外有偿补课等社会反映强烈的不良风气,必须加以纠正,教育行政主管部门责无旁贷。”郑超说。

部分学校已经开始退费

  采访中, “競才”的工作人员说:“一些补课班级的班主任老师也在这里,协助他们管理学生。”

关女士的儿子小志说,周六补课的老师,都是本校的代课老师,并非来自外校。一位不愿具名的学生家长解释,有些学校为了规避监管,选择与民办教育机构合作,以后者的名义收费,本校老师受聘于后者进行补课。“想说上课就是上课,想说补课就是补课,这是逃避处罚的一个办法。”

●长沙县实验中学高一年级补课。相关负责人说,高一补课是学校在“培优”,2月5日上午补课已结束,学校没有向学生收费。

  今年是国家教育部颁布禁补令的第十个年头。今年暑假前,湖南省教育厅又发出了《关于做好中小学生暑期活动安排的通知》,明确要求:任何学校和教师不得以任何形式、在任何地点组织学生进行成建制补课。

家长:哪个家长敢不报

相关链接

  然而大部分学生和家长表示参与或者同意补课,都只是“被自愿”。另外,学生们大多反映,这样补课的效率其实并不高。

“民办培训机构与公立中小学校合作,充当后者收费的盾牌,变相突破义务教育阶段免费的规定,已经很普遍了。但像‘科华学校’这样的很少见,有点不避亲的意味。”郑超认为,教育主管部门应对学生家长的举报和质疑予以回应。

●部分学校打擦边球,以民办培训机构的名义收费补课

  调查

关女士说,孩子上初一就开始补课,这种补课并非家长所愿,因为都是学校组织的,不参加担心孩子跟不上。初一、初二每年缴纳600元,每周六补一上午。从初三开始,补课改为周六全天,而补课费也涨至1100元。关女士给记者展示的收费收据显示,补课费收取单位并非13中分校,而是一家名为“国人挚诚”的民办教育机构。

  8月18日,记者根据投诉来到天心区一中初中部。这里并没有上课的迹象,但记者通过询问保安和老师得知,补课地点并不在学校里,而在位于蔡锷南路丰泉家园附近的“競才修业培训学校”。

关于补课问题,朝阳区教委监察科一位女性负责人说,经过教委相关部门批准,外面的培训机构可以在学校设点补课,也可以聘请所在学校老师代为补课。这种补课的前提是,学生自愿参加,培训机构不能上新课。至于学校是否有不太合规的地方,则需要调查。如果确实存在违规,区教委会督促学校整改。

  还有一些常年遭遇学校补课的学生家长,提出了这样的质疑:“他们常年组织补课,每个人几百,一期就是几万。除去租场地的钱,剩下的不都是他们赚的?”

正月未出,海淀区双榆树中心小学四年级的学生郭涛(化名)家长接到孩子语文老师的电话,明确告知,由于没有太多课时讲作文的知识,因此专门开办了一个作文辅导班,所有作文的辅导内容将全部转至该班,校内课不再专门涉及,该辅导班由校内老师授课,但家长需另外交费。

  学校为何不顾“禁令”顶风补课

“每个学校都有自己的辅导班,越是重点学校这种班就越多。”京翰教育(微博)学校一位姓李的老师告诉《华夏时报(微博)》记者,学校课堂上讲的、教的、学的和最后考的都有一定的脱节,因此学校办班也比较普遍,但每个学校都不说自己的是辅导班,而是以辅助学习的名义开办的课外班。

  17时,门口陆陆续续走出穿着校服背着书包的学生。记者上前询问了七八个学生,得到的回答都是一样:学校在补课。“我们是高二的,补到9月初。老师说必须要补,全年级都在补,1000多人。从早自习到晚自习都有,全封闭的,出都出不去。”

其实,早在2000年教育部就有明文规定,学校和教师不得利用假期、公休日、课余时间组织学生进行补课,不得动员、组织本校学生参加社会力量举办的各类补习班,但该现象依然屡禁不止,且有愈演愈烈之势。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鉴于各中学补课现象愈演愈烈,记者将这一情况反映到了湖南省教育厅,工作人员表示会尽快进行核实并作出处理。 “对于这种明目张胆、顶风补课的现象,将绝不会纵容。”

  记者进入培训学校看到,3间教室里坐满了正在上课的学生。一名工作人员说: “我们这里有四五个班。上午都是(天心区)一中的,下午就不是了。”

  长沙市21中:学生顶高温补课半月

  周南中学:全封闭式管理补课学生

  变相补课——“暂时很难规范”

本文由管家婆一句话赢大钱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