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参与是关键,建议尽快出台

作者:学信档案

“共享好像看上去与奉献不是一回事,但是仔细分析,奉献的本质是共享,共享的基础是奉献。分享和奉献是硬币的两面,不可只分享而不贡献。”汤维建以上海高院邹碧华为例进行了阐释,他说,邹碧华为了司法体制改革呕心沥血,谱写出了一曲人民法官为人民的壮丽诗篇,他就是为了人民群众更好地共享司法体制改革成果。

共享型法治的推动,需要公民积极参与,“普法”成了重要手段之一。十八届三中全会、四中全会明确提出要健全社会普法教育机制,增强全面法制观念。汤维建认为,深入推进“七五普法”的核心就是普法机关必须强化主体责任意识,积极探索“七五普法”的新路径、新模式、新方法。

除立法之外,汤维建认为还应构建完善的司法鉴定程序和监督体系,形成以司法鉴定法为主干和基础的司法鉴定法律法规体系。

汤维建认为,共享的法治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坐等就可以在某一天实现的,是要靠广大人民群众亲自参与、亲自创造。他说:“只有人人参与起来为法治中国努力奋斗,法治中国的目标才能够实现,法治政府的建设才不至于落空。在法治中国建设的各个层面都应当完善体制机制,让人民群众参与到立法当中,参与到执法当中,参与到司法当中,甚至参与到普法当中。人人都要参与,发表他们的意见,发表他们的观点,提出他们的主张,使得法治从立法到执法到司法到日常的遵守,都成为人们的一种自觉,都成为人们生活的组成部分。”

“法治是一种共享型法治”,汤维建委员认为共享在创新、绿色、协调、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中是一个压轴支持。他从四个方面阐释共享型法治。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诉讼法教研室副主任,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民事诉讼法研究室主任,中国人民大学司法改革研究中心副主任。民革中央常委,民革北京市委副主委,民革海淀区工委主委,民革人大支部主委, 最高人民检察院民事行政监督厅副厅长(挂职)。曾任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人大常委。)

在他看来,共享型的法治包含四层含义——暴露、贡献、参与、底线。

共享是一种底线。2015年最高法通过了立案登记制,改变了过去的立案审查制,把人民群众进入到法院的门槛调低了。这就是为了让人民共享司法。比如法律援 助制度,就是为了使贫困者能够打得起官司,使社会弱势群体都能够畅通无阻地走进法院大门,行使自己的权利。汤维建称,“这就是共享,共享司法的保障,共享 法治的成果。”

汤维建说:“迄今为止,我国关于司法鉴定在法律意义上的规范性文件,还是2005年2月第十届全国人民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通过的《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

汤维建说:“我认为社会各个领域的发展都离不开共享这个发展理念。因此法治概念也离不开共享,法治中国也是一种共享型法治。”

共享是一种参与。在这里汤维建强调了广大人民群众参与、创造的重要性。在法治中国建设的各个层面都应当完善体制机制,让人民群众参与到立法、执法、司法、 甚至是普法当中。从而使法治从立法到执法到司法到日常的遵守都成为人们的一种自觉,成为人们生活的组成部分。他认为每个人都是普法的主体,同时每个人又是 普法的客体,老百姓应有主人公意识,通过大家的参与来共建社会主义的法治大楼。

他建议应根据刑事诉讼法、民事诉讼法和行政诉讼法对司法鉴定程序所做出的原则性规定,整合目前司法部、公安部以及最高人民检察院的规范性文件,构建适用于所有鉴定部门和鉴定人员的统一的鉴定程序。同时,应全面实行司法鉴定责任制,建立健全认定错鉴的标准,按照“谁鉴定谁负责”的原则,对错误鉴定实行鉴定责任终身追责制。

为什么说共享是一种暴露,汤维建分析说:“我国社会主义法治选择的是用法律来保障人们当家做主,大家共享。比如法治发展成果、法律体系要覆盖到社会各个层面、人群,所有的人都要在社会主义法治的阳光雨露下,沐浴在社会主义法治的阳光之下。”

关于如何推进“七五普法”,汤维建提出:第一要通过改革来普法,普法与人人有关,人人都应当成为普法的主体;第二是通过服务进行普法,改变过去“我去普 法”的送法模式,变为“我要普法”的求法模式,可以提供私人定制法律管家等创新法律服务,分别针对个人和单位进行主题式、程序式、定制式的普法菜单,供普 法对象选择,同时充分发挥新媒体、新技术、新手段在普法宣传中的作用;第三通过执法来普法,推行谁执法谁普法的普法责任制。办案部门要以案释法,办一个案 件要向老百姓解释清楚案件里面的法律问题。以理服人实际上就是法制宣传普及。

在他看来,已经实施10多年的《决定》早已被如今司法鉴定的发展远远甩在身后,他说:“《决定》仅仅只有18个条文,内容较为粗疏,可操作性不强,尤其是,该《决定》自实施以来,情况已发生很大变化,包括刑事诉讼法、民事诉讼法和行政诉讼法在内的程序法规相继进行了修改和完善,《决定》中的很多内容已不能满足实践需要。各种关于司法鉴定的行政性规范文件以及司法解释也大量产生,如司法部修订了《司法鉴定程序通则》、公安部发布了《公安鉴定人登记管理办法》、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了《人民检察院鉴定人登记管理办法》和《人民检察院鉴定机构登记管理办法》等。”

对于共享是一种底线,汤维建解释说:“2015年最高法通过了立案登记制,改变了过去的立案审查制,把人民群众进入到法院的门槛调低了。为什么这么样做呢?就是为了让人民共享司法。比如法律援助制度,就是为了使贫困者能够打得起官司,使法盲、社会弱势群体都能够畅通无阻地走进法院大门,行使自己的权利。这就是共享,共享司法的保障,共享法治的成果。”

共享是一种道路。我国社会主义法治选择的是用法律来保障人民当家做主的权利,所有的人都要沐浴在社会主义法治的阳光雨露下。

“这些情况都要求《司法鉴定法》应列入立法规划,并尽快推出。”汤维建指出,《司法鉴定法》所要达到的主要目标,是建立健全司法鉴定统一管理的体制和机制,取消司法行政管理部门以外的各部门对司法鉴定的管理权,将管理司法鉴定人员和机构的权限统一纳入司法行政部门的职权范围。同时审核清理各地方所制定的有关司法鉴定管理方面的法规和规定,加强对司法鉴定的全国统一协调管理,消除对司法鉴定管理所出现的政出多门、管理无序的状态。

3月4日,全国政协委员、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汤维建做客正义网、人民网联合推出的“2016全国两会系列访谈”表示,法治的概念离不开共享,法治中国也是一种共享型的法治。

共享是一种奉献。奉献的本质是共享,共享的基础是奉献。“分享和奉献是硬币的两面,不可只享而不贡。”汤维建说到。

原文链接: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诉讼法教研室副主任,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民事诉讼法研究室主任,中国人民大学司法改革研究中心副主任。民革中央常委,民革北京市委副主委,民革海淀区工委主委,民革人大支部主委, 最高人民检察院民事行政监督厅副厅长(挂职)。曾任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人大常委。)

2016年3月4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汤维建做客人民网与正义网联合推出的“法治中国百家谈”全国两会系列访谈时介绍,共享是法治中国的法治发展理念,“七五普法”核心就是普法机关必须强化主体责任意识。

在汤维建看来,由于司法鉴定领域管理体制的缺失,过度的市场化、趋利化发展,让虚假鉴定、矛盾鉴定等现象层出不穷,成为了滋生鉴定腐败、司法掮客的温床。

原文链接:[正义网]汤维建:共享是法治中国的法治发展理念

[正义网]汤维建:建议尽快出台《司法鉴定法》

按照相关的数据统计,到2014年底,我国经省级司法行政机关审核登记的司法鉴定机构共4902家,司法鉴定人员共计55290人,2014年所办理的鉴定案件达185万余件,占所有案件的13%左右。而且上述三个数据仍在逐年增长。司法鉴定早已成为司法活动中的核心环节之一。

“素有‘科学证据’之称的司法鉴定,由于其过度市场化、趋利化、企业化的倾向和趋势,早已成为司法掮客和腐败的温床。”3月4日,全国政协委员、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汤维建做客正义网、人民网联合推出的“2016全国两会系列访谈”时表示,我国应该加快推动司法鉴定法治化进程,构建统一的司法鉴定体制,尽快制定《司法鉴定法》。

本文由管家婆一句话赢大钱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